史話》渡臺禁令的真相──臺灣人從哪來(一)

史話》渡臺禁令的真相──臺灣人從哪來(一)

臺大校長陳維昭(右)與伊能嘉矩的孫子伊能邦彥(右二)一同觀賞伊能嘉矩當年研究臺灣人類學的珍貴的史料與手稿。(中時資料照/陳堯河攝)

适应体育微电影暨摄影竞赛 琉球国小首次参赛就获奖

編按:民進黨政府去中政策下,臺灣人的血統也產生諸多爭論,民間有謂有唐山公無唐山嬤,但事實真是如此嗎?賴祥蔚教授所着《穿越臺灣趣歷史》挖掘大量的臺灣史料,一探臺灣人身世之謎。本書由時報出版,史話專欄今起節選刊登。

「有唐山公,沒唐山嬤」,不少人對這句話朗朗上口,認爲這反映了清朝來臺灣的漢人移民幾乎都是男子,只好跟平埔族女性通婚以繁衍下一代,進而推論現在的臺灣人多有平埔族血統。前面已說,應該是長山而不是唐山。

凌凡 小说

不過最近很多研究陸續找到「沒長山嬤」翻案的證據,歸納來看有3種證據:

首先,「沒長山嬤」的根據,是「渡臺禁令」,也就是康熙一收復臺灣,就規定:「渡臺者不準攜帶妻兒家眷」。但是這個根據已經被推翻。

Psycho Love Triangle

「渡臺禁令」說法來自日本研究者伊能嘉矩的《臺灣文化志》,他說出自於康熙22年、西元1683年的《臺灣編查流寓六部處分則例》。

伊能嘉矩所提的「渡臺禁令」引用很廣,連臺灣省文獻委員會早期編寫的《臺灣史話》也照單全收。負責修臺灣史的政府機關都接受,於是成了往年的定論。

但是這幾年不少研究者發現伊能嘉矩的說法有問題。曾任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兼任委員的臺灣史專家許雪姬,西元2019年合著出版《來去臺灣(臺灣史論叢移民篇)》,她在〈導論〉指出,研究者查找《六部處分則例》卻發現找不到伊能嘉矩所指的文字記載。在當時的清朝官方檔案,也找不到「渡臺禁令」的文字。

棄婦翻身 楚寒衣

F-35战机引擎过劳 美恐需掏1.2兆善后

對於攜眷,清廷態度多次改變,一開始沒有限制,後來偶而設限但又放鬆,例如雍正5年、西元1727年因爲認爲攜眷渡臺有助於安定社會,打開禁令;雍正10年擴大開放粵籍客民回籍搬眷或婚娶。這推翻了「沒長山嬤」的根據及說法。既然康熙22年根本沒有「渡臺禁令」、也沒限制長山嬤來臺,後來有時設限有時放鬆,當然不會「沒長山嬤」。伊能嘉矩所提的「渡臺禁令」,其實是康熙、雍正、乾隆、嘉慶四朝政令的選擇式混編。

其次,「有長山公,沒長山嬤」這句話,流傳多久也值得檢視,清代臺灣方誌似乎沒有記載,首創「渡臺禁令」的伊能嘉矩沒有提過這句話,日治時期連橫撰寫的《臺灣通史》也沒有提過。這當然不足以認定這句話不是自古已有,但何時出現確實值得探究,也未必是先民的真實寫照。

第三,民進黨籍的陳明文在嘉義縣長任內,委由多位學者撰寫,歷經5年在西元2010年出版13冊、400多萬字的《嘉義縣誌》,深具意義。嘉義大學史地系副教授阮忠仁負責第二卷《沿革志》,除了推翻「渡臺禁令」的說法,還提到在康熙皇帝決定留臺之後,諸羅知縣季麒光上奏〈陳條臺灣事宜疏〉,說諸羅(今嘉義)漢人在明鄭時有4412人,收復之後只剩下2839人,不利於開墾,所以他奏請仿照「奉天四州招民之例」,「廣勸召募,在貧民有渡海之費,相率而前」,而且「按丁授地」,結果招來了1360人,讓開墾的田地增加不少。奏摺根本沒提到什麼禁令,可見當時不但沒有「渡臺禁令」,朝廷還鼓勵渡臺。

早期移民因爲是冒着危險來臺開墾,未必攜眷,但是不會完全沒有女眷,只是男子遠多於女眷。《沿革志》指出:不得攜眷之命令,最早見於康熙56年、西元1717年修的《諸羅縣誌》,內有記載:「內地各津渡婦女之禁既嚴」。但是後來多次開放:雍正10年至乾隆5年、乾隆10年至12年,乾隆25年至26年又開放。乾隆53年解禁。前篇提到王永慶家族的「開臺祖」,是道光年間攜子渡臺的寡婦許雪,她就是「長山嬤」。

史话》国共恩怨下的悲剧──未酬邦国中兴之13(朱伟岳)

【未完待續】

恐吓又不伦2男退出演艺圈 34岁女星上空捧胸拚复出

江湖行

本文節選自《穿越臺灣趣歷史:從猛獁象到斯卡羅,考古最在地的臺灣史》,作者:賴祥蔚,時報出版。